饼饼饼饼子

看到唱完我想我不够好,可能大家都有些激动吧,我的小伙伴刷起了意难平
在阿越关直播后大家都没走,在那里相互告知最好不要当着阿越的面刷
有好多人说谢谢阿越谢谢大家
谢谢阿越今天唱的歌
我们默默地就好,不要打扰到他们,小伙伴意难平可能就已经被别的小伙伴猜到了,毕竟这里一度比较尴尬,他们彼此的直播间都是对对方的名字比较敏感的吧
默默地就好,这里还不是有坑底的小伙伴不愿离开一直默默坚持着不去打扰他们吗。现在也继续这样吧,他们永远是最好的他们
摸摸小伙伴们,抱抱

阿越唱完长安忆,小伙伴刷哭的表情,阿越笑着问公屏小伙伴哭什么,有小伙伴回答是唱的太好听了
真的很好听啊
好听到瞬间回忆起你们啊
那是一首标志着你们,甚至可以说在每个默默粉着你们的小伙伴的心里,这首歌就是代表着你们啊
真的很好听,好听到,默默流泪
早知如此相遇,不如不遇
这次pvp打本活动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最后那一波开始之前,有人装备没耐久了聚在一个地方找宠物修装备,阿越在这边站着可能是在忙公屏那边没有动,越叽身边已经没有人了,然后就看到五二的流流流流霞往这边蹦哒了几下
虽然我知道瞎蹭是pvp的通病(感同身受)但是我还是心里高兴了一下。
两个人在一起打本。虽然没有交流,但是真的,有生之年,很高兴了
已经被这首长安忆打动到语无伦次…
愿他们安好

【脑洞】练刀

脑洞而已不要当真,不要上升真人
又一次因为这个cp而哭瞎的咸鱼忍不住了
在决定了玩霸刀后,叶祈歌问了问玩霸刀的高手,快问了一圈想起了那个一直被自己封在心底的人。

要不要去问问他呢?

…只是问问霸刀罢了。

然后就戳了过去,没想到对方百忙之中竟然很快回复了他。

并且说,可以教他。

两个人很自然的,甚至双方并没有多说什么,就约好时间练刀。

因为动作的关系,有时候他靠的很近,手搭在叶祈歌的肩上,身体略微倾斜,在某个角度上很像是拥抱。温暖的气息包围着,不禁让叶祈歌想起了以前,他和他或许做这些动作再自然不过。与他在竞技场中肆意进攻,只是因为他站在他身后,熟悉的气息在鼻尖缠绕让人放心。

尘封的记忆突然间打开被了枷锁,涌入心里的深处,那个自他走后就一直被自己刻意忽略的空洞,如同他令人熟悉的气息一样,熟悉的回忆让他不知所措。

似是察觉到他的走神,他低下头问“怎么了?”,还是那样低沉的嗓音,却在低头看他的时候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他自己也怔了下,在心里嗤笑,过了这么久,这个习惯还是没变啊。

叶祈歌回过神,好像听到了他心底里的嗤笑一样,回头望着他,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像以前一样深邃的眼中有一丝…温柔?

他也在心底嗤笑了下,过了这么久,自己还是会这样想么。

在朋友的刻意忽略下,他自己似乎也认为自己已经走出来了,为什么,面对他的时候,还是会这样呢?

“…没事。”叶祈歌回答道。

“那我们继续?”他的手一直放在他的肩上。

“好。”叶祈歌屏息又放松,将脑内充斥的回忆挥去,凝神挥舞手中的长刀。

因此他也就错过了,在他回头说没事的时候,身旁的人察觉到了叶祈歌下意识对他的微笑,虽然当事人自己没有察觉,也就错过了,意识到这点在心里开心的他的嘴角微小的弧度,温暖的不可思议。

你还是没变啊。
祈歌。

看到那个捏图的大大捏的图打了鸡血写的,从来没写过文的咸鱼就是记录下自己的脑洞!!大大等我艾特你!【可以艾特吧…
自己啃粮,有看到的人请…请多包容这个不好吃的粮!!!QAQ,毕竟是个再一次被这个cp虐出眼泪的小学文笔的人一时冲动写的。